白雨跳珠

这是第二次产粮了。食用须知:cp关键词是永生,旧伤痕,精神崩溃。例行求亲拍。

月之贤者安静的坐在桌前制药。月亮早已爬上云霄,此时的辉夜公主刚刚被强制歇息。月之贤者制药的模样看似认真,实则有些心不在焉。
她在等一个人。
夜幕低垂,八意永琳仍然独自等待。她早已制作完明天预备售卖的药,可是那个人迟迟不见踪影。
她在脑海中设想了无数可能的原因,她的心里不觉有些紧张。一种没来由的,紧张。
即使八意永琳内心焦急,面上却半分都看不见。她似乎真的只是在赏月,面色平静如水。
就在这份不安越来越强烈的时候,她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。“月之贤者这个时间还在仰望月之都,是想回去了吗?”八云紫从隙间里缓步踏出。
八意永琳侧身回望她,淡淡的开口:“我早已是个罪人。月之都是回不去的。”
两人对视着,沉默许久后八云紫轻轻一笑开口打破了这稍显沉重的气氛。
“这么晚了,月之贤者不去休息……难不成在等我?”八云紫轻轻勾唇,曼声问道。
“是啊。”八意永琳坦诚的回答。然后她就看见了八云紫吃惊的模样,像小孩子一样可爱。她猜测这是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直白导致的。
然而八意永琳自己也不会知晓此时她脸上的坚冰消融,眼神里透出的温柔与爱意令八云紫有些招架不住,她深刻怀疑自己脸已经通红。
八云紫难得乖顺下来,安静的靠着八意永琳坐下。
八意永琳温柔的注视着八云紫金色的长发。她的视线突然模糊起来,她透过模糊的双眼看见自己身旁的八云紫渐渐消失。随后,视野里充斥着一片血红色,身体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入。她捂住脑袋,失去了意识。
八意永琳缓缓睁开眼睛,看见了正背对着她的八云紫。
“紫?”她坐起身轻声唤着对方。
八云紫转过身,她正在帮着八意永琳分配药物。平时八意永琳会将药物做好,由八云紫帮忙分成配置型和购买型。那个时候就是难得的两人共处的平静时光。
“怎么啦,月之贤者大人?”八云紫开玩笑似的询问。
昔日八云紫被捉住送到她面前时,也是如此称呼她。不过那时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蔑视。
八意永琳沉默了一会,忍着心中强烈的警告说:“我做了一个梦,好像是个非常不好的梦。”
“一个记不起来的梦罢了,也值得你这样费心记着。”八云紫凑上前碰触她的手,十指相扣。
“冬天快到了吧。”八意永琳突然说道。
“是呢,我也该去睡觉了。刚好与你告别,明年春天再见吧。”八云紫漫不经心的说。
八云紫看见八意永琳低垂着头不发一语,挪揄道:“啊啦,永琳你舍不得吗?”
八意永琳站起身,不去管尚未梳妆而披散的银色长发,抱住了八云紫。轻轻在她的耳边说:“所以紫要快点来看我啊。”
八云紫回抱八意永琳,同样轻声凑到她的耳边说:“那么,春天到了永琳就第一时间敲敲墙吧,我一定会马上出现在你的面前。”
两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甜蜜的吻。
接下来的几天八意永琳都感到状态差的不行,每天都在心里暗暗盼望冬天快些过去。
直到有一天铃仙忍不住拦住准备回房制药的八意永琳。
“优昙华,有何事?”八意永琳停下脚步,注视着铃仙。
铃仙默然良久,泪水无声滑落。她大喊着:“师匠,八云紫她早就已经死了。请您……放下她吧。”
八意永琳只觉得脑中轰的一下,所有的违和感,所有的不安原来都是因为……紫早就死亡。
永生的八意永琳本就无法挽留终有一天消亡的八云紫。那曾经令八意永琳自豪的永生宛如噩梦,只因她拥有了羁绊。
八云紫的死亡令服用蓬莱药而永生不死的八意永琳精神崩溃,她一直活在幻想中。但即使如此她也会有清醒过来的时刻,清醒的时候八意永琳会被那痛苦折磨着一遍遍的自杀再复活。那永生变成诅咒,成为她的枷锁。
她痛苦的捂住脸,清晰的回忆起那个噩梦。不,那并不是噩梦。那是真实的,她曾经自杀的记忆。
耳边铃仙担忧的喊叫声已经听不见了。八意永琳再次放任自己坠入黑暗。
“永琳!”谁在叫她,是谁?好熟悉的声音。熟悉的令人落泪。
“永琳!”声音再度响起,八意永琳睁开双眼看见那个无比重要的人——八云紫。
“我好像做了个噩梦啊,紫。”八意永琳松了一口气,冲她露出微笑。
八意永琳环顾四周,确认自己还待在自己的房间里。‘果然是个梦啊。’她这样想着。
“永琳。”八云紫又一次露出她所熟悉的神秘的微笑,她站在原地低头俯视着自己。
她优雅的打开折扇掩住上扬的嘴角。她说:“你的旧伤痕也该愈合了吧。”
八意永琳愣怔一瞬,喜悦的唇角一点点抚平,她又变回那个冷静睿智的月之贤者。
“好。”

  初次发文,很喜欢这对cp。虽然还只是个东方小萌新,但是仍然下笔了。希望没有ooc,求亲拍(●✿∀✿●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一间显得有些简单的房间里不断传出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,白皙优美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。
  八云紫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电脑上只写了一半的小说。她快速暼了一眼桌上的钟表,深夜12:00。
  “完了!”八云紫哀叹一声不得不认清现实。她必须在明天上午十点之前完成这本小说。时间已经迫在眉睫,可八云紫却丝毫没有灵感。
  她呆了一会,确定自己一时不会有进展便索性点燃一支女士香烟,静静看着它一寸寸燃尽。
  八云紫脑中一片空白,只盯着指尖烟雾缭绕。
  “笃笃”敲门声打断了八云紫的思绪,她凑到猫眼上。这样的深夜只有幽幽子会拎着夜宵找她,即使那些宵夜大都进了幽幽子嘴里。想到这里,八云紫不禁露出笑容。
  然而她预估错误。门外是一个她预料不及的人——八意永琳。
  敲门声再次响起,八云紫连忙挂起微笑打开门。
  “你怎么会来?”八云紫一边将八意永琳迎进来,一边问道。
  “你还不知道吗。我是你的新编辑。”对方淡淡的说。“我猜你一定在赶稿,为了防止你拖稿特地过来看看你。”说着,八意永琳毫不客气的转身进了厨房。八云紫也不去管她,继续坐在电脑面前死磕。
  正当她有些灵感时,咖啡的香味钻入鼻中,扭头一看,八意永琳随手将咖啡放在桌上。两人四目相对了一瞬便很快移开。八云紫若无其事的说:“怎么?你不用看着你侄女?”
  八意永琳垂眸,低声说:“她今晚在同学家。”
  “哦?辉夜又去缠着妹红了。”八云紫用陈述的口气说。“你得管管她。辉夜这么缠着藤原妹红简直就是痴汉。”说完,她轻轻勾起唇角。
  “那又如何?辉夜她高兴就好。”八意永琳理所当然的说道。八云紫闻听此言也不搭腔。见此情形,八意永琳也沉默下来。室内空余敲击键盘声。
  事实证明,人越是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越会爆发出惊人的潜能。
  经过不懈努力八云紫终于紧赶慢赶赶在期限前完稿。她敲下最后一个字符,神情恍惚着扑倒在床,双眼一合就沉入梦境。
  八意永琳则在一旁帮着八云紫保存并将之发送至自己的邮箱。
  八云紫醒来刚好对上八意永琳的浅灰的双眸。彼时对方凑的极近,她都可以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。对方伸出手似要描摹自己精致的眉眼。
  八意永琳见到她醒来只是从容不迫的收回手,道:“你醒了。我做好饭在餐桌上,你记得热热再吃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完,便站起身。
八云紫从床上坐起,歪头看着八意永琳背影,勾起唇角轻笑一声。“怎么?旧情复燃了?”八意永琳的脚步停滞。
“是呀。”八意永琳微微偏过头,眼中带着笑意。接着,她就走了出去。
然而八云紫却再未开口。

结尾想了很多,最后只写了这样的结尾。如有任何问题,本人概不回答。最后表白下女神——师匠。(只有最后一句是重点)


 
 

【江澄个人】三毒

静曦:

每看一次关于江澄的分析,就更心疼他一次。


往生焰:



傅小鱼:







 江澄的佩剑叫“三毒”,这个词,本是来自佛家的一个概念。原文说:“云梦江氏立家先祖江迟乃是游侠出身,家风崇舒朗磊落,坦荡潇洒”,与这样的家族文化相比,“三毒”这个名字,就显得有些怪异了。




 




    佛家讲现世之苦,讲现世之虚妄,讲彼岸之真实。“三毒”,即“贪嗔痴”三事,便是佛家认为的现世中三大根本烦恼之所在。江澄的性格随母亲,与江家磊落的游侠家风背道而驰,他的性格中,有执拗的部分,有狭隘的部分,最多的,就是痴妄的部分。




 




    江枫眠并非不喜江澄,恰相反,他正是因为诸般教导无法将江澄的性格扭转成他所想要的样子,才将江澄的佩剑名之为“三毒”,以便日后,无论他在不在世,都能时时刻刻提醒江澄不要太过执念,免作身、口、意不善之业,不要为诸多烦恼,迷于事、迷于理。也许江澄无法入灭彻底超脱人世间一切痛苦,但身为父亲,他总是不希望,自己的独子,会为诸般世间之苦所束缚。




 




    可是江澄此生,大多的执念,大多的烦恼,大多的“求不得”,大多的“爱别离”,都只系于魏婴一人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他贪吗?他最贪恋的,最舍不下的,最求不得的,莫过于幼年和魏婴一起的,无虞的年少岁月。那样的岁月里,“父亲坐在厅堂里看书擦剑。母亲又在发脾气抱怨,责骂魏无羡。姐姐蹲在厨房里发呆,绞尽脑汁想今天做什么吃的。师弟们不好好做早课,尽上蹿下跳”,那是他在失去这一切平实的快乐以后,最追忆的温暖。他贪恋魏婴年少时关于双杰的承诺,那一个关于他任家主后,此生永远相互扶持不离不弃的承诺。




 




    这本是俗世间最正常不过的家庭生活了,父母在上,兄姊在旁。连这样世人唾手可得的幸福,都要去贪、去求。且此生,上穷碧落,下诸黄泉,大概再也求不到了,实在是令人心酸至极。贪为饿鬼之源,此乃江澄之一苦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他嗔吗?佛家讲的嗔,有诸般形态,有忿、恨、恼、嫉等等。江澄自然是嗔的,他初遇魏婴之时,便因自己所豢养的小奶狗被送走而愤恨不已。更因江枫眠将魏婴托在掌中,而在夜间将魏婴挡在门外。他们两人,以嗔缘起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他也会嫉妒,他嫉妒魏婴射风筝射得远,他嫉妒魏婴斩杀了玄武妖兽,他嫉妒魏婴的修为胜他一筹。嫉妒深深扎根在他性格之中,可是即便如此,他依然别扭地捧出了整颗真心献给魏婴。他曾以为,这一颗真心,在世事的无常中,摔在了泥淖里。金丹一事的真相,他发疯,他丢人地在世人面前哭泣,他终于再次知道,自己送出的真心,魏婴一直,捧得好好的,收得紧紧的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他最嗔恨的,是魏婴叛出了云梦江氏。不听劝告地,一定要留在夷陵的山上,保护温氏的鳏寡孤独,与天下人为敌。魏婴甚至请求他,弃了自己,不必保全。而后,魏婴间接害死姐姐与姐夫,仅留下年幼的金凌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他怎能不恨?他对江厌离的依恋之情,半分不比魏婴少。为了姐姐的婚姻,即便年少时,他曾极不喜欢金子轩,担任家主后,亦可为了姐姐将那份厌恶收起来。可是江厌离,这个只会事事先考虑两个弟弟的,世间最好的姐姐,却终究因为魏婴,或许说不能全怪魏婴,而死在他的怀里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他怎能不恨?他曾连着几日,带着门生,在暮溪山上,四处寻找魏婴,奔波劳碌,不辞辛劳。魏婴醒后,搭着他的肩,许下了云梦双杰的那个约定,却终究是空负了。这个约定,毁在穷奇道,毁在不夜天,被不留余地,完完全全地摧毁在,魏婴在他面前眼睁睁地化为齑粉之时。




 




    这是他的嗔。佛家说,嗔是地狱之源。可是想必,即使下到地狱,他也放不下,这一份纠缠在他心中的嗔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他痴吗?世人只道蓝二是世间最痴心之人。蓝二在十三年里,问过路过的所有的鬼魂,埋过魏婴喝过的酒,受过魏婴受过的伤,这在原文中,已经有太多表述。




 




    却不知,江澄亦是这样一个痴愚之人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他拷问过每一个模仿魏婴修行之道的人,他看似咬牙切齿,看似恨得不共戴天,却那么希冀紫电抽出的生魂,是属于魏婴的。他留着魏婴的笛子,他疯了一样地在校场上,到处让人将“随便”拔出剑鞘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他太恨魏婴了,他太想魏婴了,他在十三年里,想必不止一次怀念过他与魏婴共度的岁月。家主之位,位高权重,却也高不胜寒。若是让他选择,他怎么会选择这一身正紫的家主衣袍。他只想穿着那一身江家年少子弟的校服,与魏婴撑着船,驶过莲花坞的十里风荷。




 




    以至于,他初见重生的魏婴,连嘴角的微笑,都扭曲了。十三年里,他自欺欺人,不许任何人在他面前提到,那个甚至会让他的心都难过得颤抖的名字。




 




    “……好啊。总算是回来了。”




 




    可是他们年少的岁月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而所有能够代表着年少岁月的一切,也再也不见了。




 




    痴一事,是三毒中最根本的。贪与嗔,皆在痴的种子上生根发芽,最终在心里生得漫山遍野。没有三毒的痴,就不会有三毒的贪和嗔。




 




    如果,他不是一个这样的痴人。




 


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


 




    他终究,连他的痴心,都无法说出口了。









扩散一个习惯性碎刀/分王子/专注大新闻的“求送号”玩家

司狼神威-某沼民:

三日月家的小熊医生(B阶):



什么情况




咸鱼角绝赞肝稿中:







之前在贴吧上看到的时候,气的手发抖画不下画。撸否有人说我也转一下……想必这个奇葩三次元一定是非常失败才会在网上恶心人吧。提醒大家都留个心眼,转号要谨慎。




摊上作死无止境的欧皇主人hsb你还好吗:







后知后觉的地围观了一下刀吧大新闻,整个人都不好了……妈蛋活体的黑暗本丸,那个LZ把小号送出去好久之后再上来的时候发现所有刀全都碎了……全本丸只剩一个3级的重伤咖喱,也不是当时送出去时候那把了(以前的咖喱都30+了)……碎刀的人给的理由是因为要考试了没时间玩,就都碎了……碎了……了………………

  






下面扒了一下,发现那人混迹于梦百ll乖离ES,专注各种大新闻,糟蹋完一个号就再去管别人要,之前好像还把别人花了几千抽的王子分了……

  






分享一下地址【挂人】既然当初答应我收养善待这个号,为什么要恶意碎刀?!

  






不敢想剩下的那个咖喱的心情,更不想知道当初被LZ送出去那些刀在碎掉的时候是什么想法,我自认也不是什么特别心疼刀的审,守也用过好几个了,但是这个……只能说送号有风险,保护好自己的邮箱和密码……

  






以及194L泪崩暴击预警,320L扒皮预告,386L有人扒出了他在B站那个碎刀视频下面的留言……大家懂的【。